理论研究  
扬刚烈 赞本真 解红楼 第四组红楼梦邮票设计点滴
来源:中国工笔画学会  点击量:788  时间:2020-04-13


《红楼梦》是一部既妇孺可读、又深奥难解的奇书。精读原著,理解原著,是《红楼梦》邮票设计者必做的功课。“看得入”原著,精研、梳理、比较各不同版本的《红楼梦》原著的异同,按迹循踪,剖石见玉,辩证解析,弄懂作者写作此书的初衷和对邮票选题所涉及人物品性的设定及相关情节的内涵,在正确理解的前提下,立意构思,完成设计。       

第四组红楼梦邮票小型张为《湘云眠芍》,主角史湘云生性豪爽,娇憨天真,心直口快,口无遮拦,是一位真诚明亮、霁月光风的磊落少女。


曹雪芹写“憨湘云醉眠芍药裀”,为读者奉上了一幅诗意盎然的画面:“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上,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洌,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

湘云之醉源于众姐妹凑份子为贾宝玉和与他同日出生的平儿、岫烟、宝琴在红香圃做寿,喝酒、射覆、搳拳、行令,红飞翠舞,玉动珠摇,兴之所至,不免多饮了几杯。怎样表现这唯美画面?特别是如何表现湘云的醉眠?我颇费踌躇。既不能把醉眠的湘云简单的画成姿态优美的睡美人,也不能画成四脚八叉、做挣扎状耍酒疯式的有伤大雅的酩酊之态,我前后勾画了三个醉眠的动态,选中的这一稿,湘云香梦沉酣、娇娜不胜的醉态和少女的妩媚纯真兼而有之,美与醉,尽态极妍。

小型张画幅略大,适宜画大场景多人物,除主角外,还需将宝玉和黛玉、宝钗、李纨及另三位小寿星平儿、岫烟、宝琴等围观众钗画上。人物一多在经营布局上就费心思了,宝玉与湘云同声连气,安排为二号人物,俯身关照湘云。一号人物自然是醉眠的湘云,我将她安置在画面中心,加上青石凳、芍药、假山等应有的构成元素,圈上齿孔后是可以独立出来又相对完整的单个人物的“眠芍图”。假山下部作虚化处理,给安排面值、票名等文字留出了位置。齿孔内与齿孔外面的群体人物、景物有机组合,又是一幅大景观多人物整体谐调的“湘云眠芍”作品。齿孔内外,可分可合,既相互独立又整体统一。

芍药花是与主题密切相关的点题景物不可或缺,但毕竟是做为背景出现的,为避免喧宾夺主,不可画得太娇艳,又不可画得似有似无、无关紧要。景因境设,花宜雅澹,我以白色为主画芍药花,间以少量淡粉红色花打破单调;茎叶色彩减少分染层次,与草坪色彩尽量靠近,统一为石绿调子;中远景的芍药则通过化实为虚的手法,降低对主体的冲淡。

湘云在山子下青石凳上醉眠。山子是多个观赏石堆叠出的假山,通常体量较大,如果在醉卧的少女身上画一座大体量的假山,高山压顶,会有透不过气的压抑感,在控制假山体量的同时,将山体靠近人物的地方用云烟作了虚化处理,去除了压抑感。

本幅小型张图稿,芍药花吐幽芳,绚极归淡;湘云以诗为魂,梦中行令,酒醉之态,俊逸风流。红香文字,化为精美图画,再转方寸,邮友抚览,可睹其人,赏其花,观其景,察其意,悟其情,入其境,此中三味,期冀能获邮友拈花一笑。

鸳鸯抗婚,“誓绝鸳鸯偶”,将鸳鸯的人格、清操和刚烈表现得淋漓尽致。鸳鸯冰雪聪明,模样又好,不意却被老淫棍贾赦看上,欲纳为妾,软劝硬逼,诱之以利,鸳鸯外柔内刚,不受利诱,不畏威逼,坚决抗争。在被贾赦、邢夫人逼得无路可退时,面见贾母,痛陈首尾,词严义正,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并当众剪发明志,誓死不嫁。一个“下人”,刚正刚烈,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勇于捍卫人格尊严,其品高洁,令人起敬。我是怀着敬意去塑造鸳鸯形象的。构图时,我将鸳鸯这个丫鬟置于画面正中,将主子们置于下角,除有突出主角之意,亦涵位卑之人,人品、骨气却高于处尊居显之人之意。为强化鸳鸯的刚烈、抗争,给她特别设计了一个半跪,上身略向左欹斜,头扭向右方,用左手扽直头发,右手持剪刀向左伸去剪发,我觉得这种相对比较较劲的动势加上睥睨的目光,利于表现鸳鸯内心激愤、性格倔强、誓死不屈的精神。

其他人物的神态,如贾母、王夫人乍听到贾赦逼婚消息时的惊愕,丫鬟仆妇手忙脚乱的上前回护,鸳鸯的嫂子在主子面前的猥琐卑怯及对小姑的不满,尽可能刻画准确到位。


薛宝琴是宝钗的叔伯妹妹,其父将其许配梅翰林之子为妻,哥哥薛蝌送其进京聘嫁,暂寄居贾府,同时上京投奔贾府的还有邢夫人侄女邢岫烟,李纨的叔伯妹妹李纹、李绮,她们入住大观园后,裙钗聚合,重振诗社,芦雪庵即景联诗,暖香坞雅制灯谜,是诗社两大盛事,但却被宝琴立雪寻梅抢了风头。

芦雪庵即景联诗,宝琴大展诗才后,携婢暂离,入园踏雪寻梅。前来凑趣寻乐的贾母、凤姐等人坐了会儿也出门赏雪,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众人都笑道:‘少了两个人,他却在这里等着,也弄梅花去了。’贾母喜的忙笑道:‘你们看,这雪坡儿上,配上他的这个人物,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象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像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艳雪图>。’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哪有这件衣服?人也不能这么好!’”白雪红梅,翠裘美人,如诗如画,澄澈、唯美,令人心醉。

我画宝琴立雪,试图在刻画她花容月貌、绰约风姿的同时又能展现她的文采诗心、胸中锦绣。画她低头静静地欣赏红梅作沉思状,似乎在酝酿、推敲咏梅赋雪的诗句,意即在此。着力营造的梅蕊吐芳、花透冰魂,粉砌银装、皎洁出尘的环境,以衬托她的淳美纯真、玉骨清肌,冰雪聪明、超群轶伦。

自清以降,宝琴立雪成为画家最乐于表现的题材。原著很明确的两次写到宝琴踏雪寻梅身披贾母赏赐的金翠辉煌的凫靥裘,但多数画家或许是出于对话面色菜鲜果的考虑,皆画宝琴身披大红斗篷,头戴大红昭君套,不符合原著对凫靥裘面料的材质、颜色、光采所做的具体描述。我这次画《宝琴立雪》图稿,落笔前也曾为究竟画大红斗篷还是画青绿调子凫靥裘而犹豫?我查找了有关凫靥裘的资料,凫靥裘是用绿头鸭两颊与颈部青绿色羽毛迭压缝制而成,裘服移动时在不同光线不同角度下,色彩会出现由绿到蓝到紫的不同变化,光彩夺目,符合《红楼梦》原著对凫靥裘“金翠辉煌”的描写。经过认真斟酌,我决定忠实于原著描写画凫靥裘,画出裘服由绿转青再转紫的色彩变化,并使用云母色,画出光翠闪烁的视觉感觉。为加强色彩效果,宝琴头戴的观音兜画了朱砂红色和金翠辉煌的大氅搭配,与周围白雪红梅相映生辉,大谐调小对比,统一中有变化,色调明丽清雅。

“三姐还剑” 叙写尤三姐、柳湘莲之爱情悲剧。尤三姐与尤二姐乃古今绝色,是她们母亲与前夫所生,前夫去世后,携二女改嫁尤府方从尤姓。尤父亡后,随母投奔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姐尤氏。姐夫贾珍与荣府贾琏亲厚,兄弟二人皆为滥淫之徒,贾珍容留母女三人寄寓宁府,显然是垂涎二尤的美色意图不轨。二尤随母投奔尤氏贾珍,寄人篱下,名不正言不顺难免低眉顺目,不得不混迹于珍琏兄弟与贾蓉几个浪荡子之间,以至沦落或被污名。尤二姐懦弱无主见,又抵御不住利诱,先后失身于珍琏,难言“贞”字;而三姐志高行洁,贾琏对二尤“百般撩拨、眉目传情”时,“那三姐却只是淡淡相对”;贾琏将二姐勾引到手后,又想捏合三姐与贾珍,备酒撺掇三姐与贾珍“吃个双钟儿”,不料泼辣的三姐“跳起来”,一顿嬉笑怒骂,一阵疾风骤雨,恣肆酣畅,将二人禁住,之后珍琏二人再不敢招惹三姐,三姐之自尊自爱跃然纸上;三姐深爱柳湘莲,至真至纯,曾折簪为誓,非湘莲不嫁并矢志相守。


湘莲出身世家,年轻貌美,酷好耍枪弄棒、吹笛弹筝,又喜串生旦戏文,风姿卓然,被纨绔子弟薛蟠误认为优伶风月之人,意欲不轨,却被湘莲饱以老拳加一顿鞭打,足见湘莲出淤泥而不染,清净高洁,我画湘莲身着绣有白莲的玉白色长衫有此寓意。湘莲侠肝义胆,有英雄气。当曾调戏自己的不堪之人薛蟠遇劫,又不计前嫌,仗义解救,品行磊落。三姐自择柳湘独具慧眼,贾琏为媒,湘莲允婚,本是一段佳话,不意湘莲冷面冷心,订婚后心中对女家反赶着男家起疑,在湘莲印象中宁国府是只有门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的污秽不堪之地,故对寄身其中的三姐清白也产生怀疑,轻信流言悔婚,三姐知湘莲误信外面谣诼之词,自己难证清白,横颈自刎,以死自证贞洁,此等决绝,此等刚烈,还有何疑?

三姐为证贞洁毅然赴死,湘莲哭赞“这等刚烈人,真真可敬!”懊悔不及,抚棺大哭而去。昏昏噩噩中,三姐入梦而来,向湘莲哭道:“痴情侍君五年,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柳湘莲悲极,斩断烦恼丝,一冷入空门。

三姐刚烈、湘莲任侠,玉碎珠沉,感天动地。

我对三姐既怀着敬意,又具同情。选三姐将定婚信物鸳鸯剑还给湘莲的瞬间入画,是不忍画她血淋淋的横剑自刎的场面。但着意刻画三姐凛然决绝的神态,凸显其舍生殉情、明志证洁的刚毅。飘零的黄叶点明季节,也借以营造凄楚悲凉的气氛,提示即将到来的“玉碎花零”。图稿表现三姐右手将雌剑隐于肘后,左手将雄剑与鞘还给湘莲,取三姐扭身侧对湘莲的身位,意在表达三姐因挚爱之人不理解自己强压在心的哀怨,画湘莲凌厉蔑视的目光瞥向责他悔婚与他争辩的贾琏,则是表示孤高自傲的湘莲不愿正视传说中的“淫奔之女”,也嗔怪贾琏为什么将无行之女许给自己?借以寻绎他何以忽略三姐肘后那股雌剑,以致酿成悲剧。

抄检大观园事件是贾府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忽喇喇似大厦倾”的先兆和警示。

抄检之祸,导火索是邢夫人偶获绣春囊和王善保家的向王夫人进谗。但细究肇事之端,源头应在袭人告密。宝玉因狎优调婢受笞,王夫人怀疑宝玉还与什么人“搞怪”(意为男女苟且),留袭人问话。事实上,袭人是主动勾引宝玉与之行云雨之事使宝玉失去童贞的“搞怪”首恶,王夫人却昏聩不觉。袭人趁机向王夫人进言,巧舌如簧、既成功的撇清了自己博得信任,又把王夫人的怀疑引向他人。明明自己勾引宝玉行淫在先,却装出冰清玉洁的样子,夹枪带棒,旁敲侧击,把王夫人的疑心挑起又把怀疑目标引向他人,虽未达到隔断群芳的目的,却为日后晴雯、芳官被逐埋下了伏线;颟顸的王夫人把真正勾引宝玉“作怪”的袭人当成贤人,放心的将宝玉全权交给了袭人,真是绝佳的讽刺。

与袭人不同,晴雯美貌过人、心灵手巧,本来就易招人忌,偏偏又孤傲不群,刚直刚烈,性子火爆,嫉恶如仇,语言犀利,锋芒毕露,得罪了很多婆子、仆妇及同侪。晚清红学家涂瀛说晴雯:“有过人之节而不能自藏,此自祸之媒也。”王善保家的进谗,恶毒诽谤晴雯,既缘于此。

晴雯守身如玉,与袭人相比,清浊分明,但王夫人颟顸刚愎,黑白不分,信彼非此。王善保家的谗言触动往事,勾起并加重了王夫人对晴雯的怀疑:“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召见晴雯,叱骂她“轻狂样儿”、“浪样儿”、“妖精”,放言“明儿揭你的皮”,晴雯平白受屈,枉担恶名。

我画“惑馋抄园”,把谗言的最大受害者晴雯做为第一主角,刚烈的晴雯,安能受刁奴之气,居于画面中心位置,怒摔箱箧,正气凛然;王善保家的讨个没趣,紫涨了脸,狗仗人势的强辩“原是奉太太的命来搜查”,  晴雯怒不可遏,犀利的反怼:“你说你是太太打发来的,我还是老太太打发来的呢!太太那边的人我也都见过,就只没看见你这么个有头有脸、大管事的奶奶。”上一句用老太太压倒王善保家依仗的太太,下一句则直斥她来路不正,越俎代庖,字字千钧。


凤姐奉命抄园,本非所愿,但一婆一姑邢王斗法,她夹在其间,又不好冒犯诸钗,进退维谷。想到日前婆子偷盗赌钱事发,便建议以查赌为由相机行事,抄园中,尽量回护,用心良苦。晴雯言辞锋利,给老而无德、专门挑唆生事的王善保家的一个大难堪,替凤姐出了口恶气,凤姐心中暗喜。我画凤姐,作冷眼旁观态,意在表现其不忍摧花折柳,不得已而为之的处境。

王善保家是毁家蠹虫,她进谗、挑唆抄检大观园,原意是和她的主子邢夫人看王夫人和凤姐的笑话,毁了大观园、毁了晴雯、芳官,也毁了自己的亲外孙女司棋,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脸,可谓天理昭昭。

本组图稿,刻画了《红楼梦》中,二位可歌可咏的本真少女,;三位可钦可敬的刚烈女子。我下了剖石见玉之功,不敢期冀参透曹公大作之要义,但求能给邮友带来些许审美享受。

这组邮票的设计过程非常艰辛,20185月我按医生的建议双眼做了三焦点手术,说该手术会同时解决白内障、近视、老花三个问题,术后达到远中近全程优视力,会彻底告别眼镜。我觉得如果确如所说,会给我的绘画创作和野外写生带来方便,毫不犹豫的做了手术。不料结果非我所愿,术后视力恢复不佳,还出现了刺痛、流泪等术前没有的新毛病,眼镜一个都没少,又重新配了近视镜、老花镜,但矫正视力无论看远还是看近均不如手术之前。这就给我设计第四组红楼梦邮票带来了极大的困难,由于戴上老花镜也看不清细微处,直接影响到用笔的流畅与勾线的力度。小型张和邮票的正稿勾线时勾着勾着就出错了,还往往在五官、手部等重要部位出错,因是绢本,既不能挖补又不能擦洗,只能重新绷绢重新勾线。反复了几次,我几乎失去了自信,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完成这组图稿的设计?关键时刻,邮票印制局编辑室主任、责任编辑几次到我家给我鼓励、打气,并转达了邮票处等有关部门领导破例同意我延迟交稿的决定。我坚定了信心,静下心来,完成了设计。我由衷的感谢邮票印制局、邮票处有关领导和编辑们对我的信任与支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本组图稿的艺术效果好于我的预期,优于我设计的前两组。此中甘苦,若有可解其中之味者,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