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牛克诚:“好色之徒”的审美疲劳,我拿什么帮你消除? ——在“2019中国传统色彩学术年会”开幕式上的
来源:中国工笔画学会  点击量:131  时间:2019-11-25

“2019中国传统色彩学术年会"现场 (摄影/孙志刚)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美术观察》

杂志主编牛克诚在开幕式上讲话





尊敬的东力院长、李军院长,尊敬的各位专家学者、各位色彩学爱好者、各位媒体界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

刚刚主持人说:“下面有请色彩年会发起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牛克诚讲话!”这句话太耳熟了,4年以来每年开幕式上都有这么一句,各位一定听烦了;同样,4年来我每年都站在这里,各位也一定看烦了。如果是宋建明先生、崔唯先生、冯时先生吧,那倒还可以,几位都是帅哥,有颜值,站在这里,就是一道风景(众笑)。我呢,也就是这么一位长得不那么具有鲜明美感特征的老年人(众笑),就差手里拎个保温杯,里边再放上几粒枸杞子了(众笑)。每年都在这里晃悠,就像是要混个脸熟似的,烦不烦呀?你们不说我也能够想像,你们都是愣挺在这里呢,其实对我早已审美疲劳(众笑)。



“2019中国传统色彩学术年会"现场(孙志刚摄影)


色彩年会也是这样,4年了,也不免让人审美疲劳。因此,我们就想尽量搞点新意,也吸纳了去年“远景:中国传统色彩学术年会建言会”的一些合理建议,今年就安排了嘉宾点评、夜场讲坛等形式,在嘉宾方面也邀请了冯时先生等重量级专家学者,就是为了让这个年会能够不断有新鲜感,省得叫你们审美疲劳。

疲劳,就是累了。审美还会累(众笑)?审美会累成什么样呢?会累得虚脱?累得口吐白沫?累得当场昏厥(众笑)?昏厥,那也不应该叫昏厥,而应该是陶醉吧(众笑)。

面对美,我们只有陶醉,它让你怎么看、怎么品、怎么欣赏都不会厌倦,这就是美的魅力!一年一度,我们聚在这里,就是因为中国传统色彩魅力在那里召唤!中国传统色彩体系建立在中华民族独特的感知方式与哲学思维基础上,它通过直觉、体悟甚至灵感实现人对色彩的体证,同时又在人与物、人与色之间的互动关系中,在色彩与环境、文化间的相互影响中把握色彩,它是一种具有鲜明的动态认知、整体结构及主体介入等特征的色彩知识与应用体系。在相对论、量子理论及测不准理论等日益更新经典物理学定理、定律的当代知识背景下,这一色彩体系正日益彰显它可能非“科学”但却准、真、美的独特魅力。


包括中国传统色彩在内的一切美的东西,都是自然或文明的创造,也是造物主或古代匠师们给我们的优厚馈赠,让我们心怀感恩与敬意!有美在,我们欣赏都还来不及,还有空儿疲劳(众笑)?有美景在那里,我们不是去欣赏而是在那玩疲劳,那我们就辜负了美景;有美食在那里,我们不是去品味而是在那玩疲劳,那也算是枉待了美味;有美色在那里,我们不是去欣赏而是在那玩疲劳,那那那那那,那我们还能算是一个正版的“好色之徒”吗(众笑)?

此“色”非彼“色”也。“美色”之“色”,乃色彩之“色”;“好色之徒”,耽迷、热爱色彩之人也。我们是一众为探究色彩之美殚精竭虑而不辞辛劳的人!我们不只为中国传统色彩的魅力而陶醉,我们还要去探究那个隐藏在古代织品图案、服饰纹样、建筑彩绘及年画壁画等精彩的色彩表现背后的理性结构,去阐扬一种根植于古老东方文化的色彩经验与智慧,从而让它能够应用、贡献于当代生活。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好色之徒的志向说什么也不会改变!微信硬是把手机搞成了对讲机,好色之徒永远是公鸡中的战斗机(众笑)!我们只知好色,不知疲劳!

疲劳仿佛已成为我们现代社会中一种很时髦的病,比如偶像疲劳、网红疲劳、消费疲劳,等等。其实真正的疲劳只有那种被医学认定的慢性疲劳,那才叫真累,就像“996工作制”那样。其他疲劳,都是娇情!特别是审美疲劳,说疲劳就疲劳,都不用走流程(众笑)。你这么一疲劳就算了事,那你考虑过美的感受吗(众笑)?你疲劳了,美还疲劳了呢,叫你那么审(众笑)。

审美是一种带有愉悦价值的体认世界的方式。审美与物质条件无关,虽然我们可以喝酸奶不用舔盖了,但窄小的心理内存可能正限制着我们的审美空间;审美与知识多少也关系不大,虽然我们可能比“百度”知道得还多,但知识的理性也未必能够滋润我们粗糙的审美神经。因此,审美疲劳,问题不在于美,而在于我们的心智或情感,在于我们的审美能力。

2018年8月30日,习总书记给中央美院八教授的回信特别强调美育的重要:“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让祖国青年一代身心都健康成长。”这为美育事业提出了精神指引和根本遵循。吴冠中先生也说过美盲比文盲更可怕。习惯性地审美疲劳,就会在我们的情商显示屏上显示:审美额度不够,建议定期充值(众笑)。中国传统色彩学术年会,一年一度,我们来这里免费充值(众笑)!如果说此前我们对色彩年会宗旨的表述是:阐扬中国传统色彩经验智慧,汇聚中国传统色彩研究力量,构筑中国传统色彩话语平台;那么,现在就还要再加一句:培育中国传统色彩感知能力。

我看到今天现场这么爆满,一个好色之徒小头目的满足感不禁油然而生。我甚至想,“座无虚席”的标准答案是不是需要修正?如果只是回答“座位没有空着的,形容现场的人很多”,就不能算满分,因为它少了一句“就像中国传统色彩学术年会现场那样”(众笑)。各位从全国各地赶来,我看还有带着拉杆箱直接到现场的,风尘仆仆,在这北京天气骤凉的时候。你们辛苦了,你们疲劳了(众笑)!

当然,由于会场条件,我们每年年会可提供的充值名额有限。今年报名系统开启后不到24小时就有700余人报名,已经超过了保证500个有效听众座位的预定额算,我们不得不当即关闭系统。因此,再一次对那些没有成功报名的听众表示歉意。

但这事也不能全赖我。记得我在首届色彩年会的时候就说过:英雄不问出处,“好色”讲究先后(众笑)。每年都叫你们早点报名,早点报名,就是不听(众笑)。我说过的话,难道只有在手机缴费时才显得那么值钱吗(众笑)?明年我再也不想这样劝你们了,因为每年都这么一番苦口婆心,倒真的是叫我身心交瘁、慢性疲劳了(众笑)。那我就弱弱地然而也是坚韧地说上一句吧:明年,早点报名(众笑,掌声)。

谢谢大家(众掌声)!



与会嘉宾、专家合影(前排左起:牛克诚、漥寺茂、李军、祝东力、冯时、彭德、李广元;后排:宋建明、曾启雄、崔唯、吉村耕治、成濑正和、小林昭世、王进玉、赵云川、王文娟、杨红、杨建军、陈彦青、肖世孟、丁昶、郑晓红、张乐、章新、王京红、邵旻、何韵旺、王冬松、李路珂、王伯勋、国本学史、杨蕾、徐捷、肖浪、孙恺、孙志刚)


“中国工笔画学会2019高研班‘’部分学员参加

“2019中国传统色彩学术年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