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新闻  
陈孟昕:至雅至美工笔重彩
来源:中国工笔画学会  点击量:650  时间:2020-03-28

击下面网址查看全部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YwODc1NDU4MA==.html?firsttime=2



陈孟昕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二级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中国工笔画学会会长。

中宣部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获得者。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和专家津贴。



陈孟昕,北人南养,得燕赵古风之滋养,纳荆楚文风之丽韵,经东西文化之碰撞,领独具一格之画风。他的画作,犹如智慧的交响,时代的乐章,至雅至美。工笔重彩,气象万千,他把人物画创作推到了至广大、见精微的新境界。他的艺术世界“宁静而引入胜。在现实世界的体验中,在理想境界的追寻中,营建了一个可让精神、情感栖居的空间。”


记者:

《暖月》这幅画作,是您的代表作,现在收藏在中国美术馆。您创作这幅画的时候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陈孟昕:

它取材于贵州的苗族,《暖月》描写的是苗族的一个夏天,全篇都是暖洋洋的。用这种方式来表现,夏天这个民族的生活,包括很多细节,都是从生活里来的。人物身上挂的一个小钥匙链,或者是他们扁担上挂的,小孩手上戴着的小篓子,都是有出处的,这些细节都来自生活。但是,它又和生活里的东西不一样,我又进行了夸张概括,用自己的审美观来处理了画面。


暖月 纸本工笔 218x209cm


要说想表达什么,应该是我对这方水土、人和人、人和自然这种和谐关系的一种表达。它那种高度的和谐,它是很难得的,是在城市是看不到的而且现在,我们说很多物种在消亡,尤其是人和人的那种朴实的交往关系,人和自然的那种天然的和谐这种和谐的关系太美好了我觉得那是无与伦比的一种美,所以我希望通过我的画,来把这种美永恒地刻画,停留在那边,永恒地固定下来。然后来展示给城里的人,或者我们能够有同感的人,让他们去领悟这种美好!

云过长天 纸本工笔 120x120cm



记者:

您这种画的创作样式,被誉为是大工笔,您能不能从专业的角度告诉大家,我们怎么理解这个大工笔?

陈孟昕:

所谓的大工笔,这是学界也是理论界给我的一个定位吧。说大工笔,我觉得它这个大工笔之大,不在于篇幅之大。我的画也就是,一般的大小就是两米,实际上给我定位说我大工笔,是说我这个画的含量大,气场大。你看我这个画,一般的构成,是用这个壁画的构成方法展开,一层一层地展开。我画了比如说一个冬天的场景,或者一个春天的场景,实际上它不是通过一个情节,它是通过众多的情节,来反映这个春天。



一方水土 220x210cm 纸质工笔 1994年


另外,我还在画面上强调了一个密。
我经常有一个观点:我就是说给学生常说,你画画要不就求疏,要不就求密,这实际上也是一个风格的形成。如果说你是一个中间的,不密也不疏,那么它就是像白开水一样,它就没有意味。实际上我分析了我自己的画,我觉着我加密,因为我的人比较小,你看我画《一方水土》的时候,最前面,我设计的是鸟。那么再往后是人,人的后边是云,云的后边是植物,植物里边又夹杂着动物,动物再往后又是这个山石,你看我一层一层的。最后在后边再叠加人,一层一层的这样,它是有设计的。而且在每一个交叉点的时候,它的主要的形都不相互遮盖。每个动作,你看它做的动作虽然这么密集,它每一个人做的动作,都在某一个缝隙里,就是把它主要的动作,都能彰显出来,所以我就是传递一个大的信息,很大的含量的信息。所以他们给我,有一个这样的定位,叫大工笔。是含量之大,内涵之大,气象之大,境界之大,还有技术含量之大,画面应用构成的这种方式,它都彰显了一种大的这种方法或者说形式。


红山楂  纸本工笔 120X120cm  2007年



记者:

您在国外待了好多年,而且画作进了美国的八大画廊之一,那您既然在国外,生活的没有问题,然后作品又很受欢迎,为什么后来决心回国呢?


陈孟昕:

这是经常有人问我的一个问题,因为我在那儿画卖的特别好,而且我也拿到了绿卡。但是我在那儿,经常有一种失落感。这个失落是什么,就是说离开了本土的文化,因为我语言的问题,或者各方面的问题,你无法进入到美国核心的学术圈里去。因为你沟通有问题,你只能是去把你的画卖掉。所以我就对人生做了一个思考:难道画一辈子画就是为了卖点钱吗,买一个好房子、大房子,买一个好的车,这就是人生吗?我觉得我这样去过一生,一点意义也没有!


这可能也是跟我家庭环境有关系,我觉得我在那个时候,突然就体会到,其实人生的一个价值,是在一个自己的国度里,或者是自己的亲朋好友里,或者是在自己的环境里,它才能有这价值。如果说你画了一辈子把画变成钱,你说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就毅然决然的回来了。就好像我们人维持生命,要吃饭要补充能量是一样的,那就是要让我们的精神,保持一种非常健康的活跃的状态。我们是需要本土文化滋养的。




思君如流水 纸本工笔 67x67cm 1994年



记者:

如果您离开了本土文化的滋养,可能就会枯萎了,尤其是您搞艺术创作,更需要本土文化的滋养。所以我能不能这样理解,您的艺术之根在中国。漂泊海外,终究只是一叶浮萍。唯有回国,才能生活在亲情、乡亲之中,才能找回家国情怀,才能真正安放自己的心灵?


陈孟昕:

对。脚步可越五洲四海,心灵沃土遥不可及。最终,只有这一方水土才真正属于自己。必须在真实的环境里,不断地去接触自然、接触现实,你才能够永久的保持生动。你要是没有这个源泉,时间久了以后,它慢慢的你艺术触角也好,它就会枯萎。所以我就很受启发,要回来,回到这样一个氛围当中。它是一个非常和谐,非常真实的,非常自然的沃土。在国外,就是一个过客,你没有那样一个落脚感,没有非常踏实的感受。像你说的,就是心灵无法在那里安放。艺术是我的生命,当时主要考虑我的艺术,在哪个地方能够更好的发展,更好的能够让我有一些很好的作品留下来。所以,我选择了回国。





艳阳高秋 纸本工笔 120x120cm 2015